正规的股票杠杆平台_稳定的配资平台_股票杠杆规则-以色列撤军,是担心遭伊朗报复?

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

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

你的位置:正规的股票杠杆平台_稳定的配资平台_股票杠杆规则 > 正规的股票杠杆平台 > 以色列撤军,是担心遭伊朗报复?
以色列撤军,是担心遭伊朗报复?
发布日期:2024-04-20 19:14    点击次数:201

4月7日,就在新一轮巴以冲突满六个月之际,以色列国防军发言人宣布已经从加沙南部撤出大部分地面军队,在那里仅留下了一个“纳哈尔”旅。

如何理解以色列的这一撤军行为?难道以色列要结束加沙战争?可以肯定的是,以色列不会改变彻底击溃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军事力量的目标,不会改变终止哈马斯继续控制加沙的目标,当然也不会放弃使所有人质都获释的目标。因此,以色列对哈马斯的军事打击将会继续。但是追求这些目标的同时,以色列也不得不考虑其他因素,在必要的时候也必须要执行有利于其终极目标的策略。

4月7日,加沙地带和以色列边境以色列一侧的以军部队。

何以撤军?

在理解以色列此次宣布从加沙撤军这个问题时,要注意军队本身的部署和调整需要,以及以色列决策者正在面临的国内外压力。

首先,这是以色列对加沙作战实际需要的反应。事实上,今年1月以来,以色列已经在不断减少在加沙的作战人员了。客观而言,尽管哈马斯等加沙武装在去年10月7日突然袭击以色列取得成功,但是冲突一旦升级为战争,哈马斯难以成为以色列的对手,以色列在加沙从北到南的军事行动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因此,随着哈马斯军事力量的削弱,以色列从年初就开始从加沙撤军,一些曾经在前方作战的以色列人也因此返回了包括大学校园在内的各自岗位。以色列这次把驻在加沙南部城市汗尤尼斯附近的部队撤回,主要是因为对这座城市的作战任务已经完成,而下一阶段的作战任务还没有明确。

但是客观而言,以色列在加沙作战也面临非常大的麻烦,那就是哈马斯的力量基本都分散混杂在平民中间,因此加沙平民伤亡惨重。联合国网站上的数据显示,截至4月8日,加沙已经有3.3万人丧生。加沙伤亡者绝大部分是包括婴幼儿在内的平民,这导致以色列遭受到越来越猛烈的国际舆论的抨击。即使是支持以色列最为坚定的美国,也出现强烈的反对以色列政策的情绪。正面临严峻大选形势的美国总统拜登不得不顺应国内外民意,向以色列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本人遭受的来自华盛顿的批评,已经如家常便饭,而且非常刺耳。

在这样的情况下,以色列不得不更加顾忌在加沙的作战方式,不能采取地毯式的极容易造成大量平民伤亡的大规模地面进攻,而是更有针对性地对具体目标进行精准打击。此外,哈马斯的作战力量也一直处于下降之中,以色列不再需要把大量的部队继续部署在加沙,长时间的驻外部队也需要调整。因此,今年以来以色列在加沙的战斗人员基本是处于递减状态,4月7日宣布撤军是这一趋势的延续。

其次,来自伊朗的军事打击威胁迫使以色列不得不作出一些策略甚至是战略调整。4月1日,以色列轰炸了伊朗驻叙利亚大使馆附属的领事建筑,造成14人死亡,其中包括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圣城旅指挥官、准将穆罕默德·礼萨·扎赫迪和另外七名军官。

对外交机构和设施的袭击是明显的违反国际法之举,更何况伊朗和以色列自1979年以来一直处于激烈对抗状态。因此,自己的驻外机构遇袭后,伊朗立即做出对以色列进行军事报复的决定。与此同时,尽管事发后美国方面立即表态说自己没有提前得到以色列袭击伊朗外交机构的信息,但是伊朗官方一再表示美国是事先知道的,而美国作为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者,也要对此负责。

与伊朗关系的急剧恶化的确给以色列带来大麻烦。尽管以色列拥有先进武器,是中东事实上的唯一核国家,而且还有美国的支持,但是一旦与伊朗开战,以色列国土缺乏纵深的战略缺陷将使得这个国家面临生死存亡的挑战。某种程度上而言,伊朗可以承受的战争代价,以色列却未必承受得起。因此,避免与伊朗的正面战争是当下以色列的第一要务。而且,在大选之年,选情岌岌可危的拜登也不愿意让美国与伊朗的关系进一步恶化。

当然,伊朗方面也深知,军事报复以色列从而让自己直接卷入冲突之中,并非最佳选择。如果有其他可以给伊朗带来积极影响的选择,德黑兰也不会拒绝。这就不难理解4月6日传出并引起国际舆论界广泛关注一个说法,那就是伊朗驻叙利亚外交机构遇袭后,伊朗通过阿曼向美国传话,提议如果美方能迫使以色列接受加沙永久停火,迫使以色列不地面进攻加沙南部城市拉法,那么伊朗就可以不直接攻击以色列。

目前,各方都还没有明确否认伊朗的上述提议。一个客观事实是,4月7日以色列宣布从加沙进一步撤军,而且同一天以色列和哈马斯都确认了各自代表团已经前往开罗参加由美国积极推动的停火和释放人质谈判。根据现在掌握的信息判断,以色列选择4月7日宣布已经从加沙南部撤出大部分部队,应该与伊朗的提议有关。

4月7日,以色列,巴以冲突中遇难者的家属和朋友参加追悼会。图/视觉中国

撤军不等于停战

可以肯定的是,4月7日以色列宣布的从加沙南部撤出大部分军队,并不能表明加沙战事已经迎来转折点。先不说以色列对加沙作战的前述三大目标依然存在,单就4月7日开始的开罗停火和人质释放谈判来讲,要达成令以色列和哈马斯都接受的协议就非常困难。哈马斯和以色列方面在4月8日都表示,仍在进行的开罗谈判并没有取得进展。

当然,哈马斯和以色列如此表述也可能是它们的谈判策略,但是达成共识的困难是显而易见的。哈马斯不会轻易放弃手中的100多名人质,这也几乎是它目前对抗以色列的唯一筹码。此外,在以色列全国上下甚至其国际盟友都认定以色列务必要彻底摧毁哈马斯的现实下,内塔尼亚胡政府在谈判中又可以作出多少妥协?

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长本·格维尔已经对内塔尼亚胡发出威胁,称如果内塔尼亚胡敢在不攻打加沙南部重镇拉法的情况下就结束战争,那么本·格维尔领导的党将退出联合政府,这样内塔尼亚胡政府就会因为议会席位没有超过半数而垮台。此外,不能忽视的是,尽管目前呼吁内塔尼亚胡立即下台的以色列人不在少数,但是支持对加沙战争的以色列人同样也是大有人在。

以色列宣布从加沙南部撤出大部分军队时,军方强调的是出于“战术原因”,并不是战略上的重大转变,“军队离开加沙地带是为了休养生息并为未来的行动做准备”。以色列国防部长约阿夫·加兰特表示,这次从加沙撤军是为进攻加沙南部拉法做准备;国防军参谋长赫尔齐·哈勒维中将也说,尽管这次从加沙撤出了大部分部队,但是对哈马斯的战争仍在继续,远未结束。

来自以色列的官方信息显示,哈马斯原本拥有24个营,其中的18个已经被击溃,4个还在拉法。这也是以色列一定要进攻该市的原因。以色列认为,不这样做就不能彻底击溃哈马斯。此外,加沙中部也有哈马斯的两个营。可以断言,即使这次开罗谈判能够达成协议,以色列对哈马斯的军事打击也不会停止。

4月1日,叙利亚大马士革,伊朗驻叙利亚的外交设施遭到轰炸。图/视觉中国

“多线战争”

从去年10月7日对以色列发动突然袭击的那一刻起,哈马斯的命运其实就已经注定了。在此前几轮的哈马斯同以色列的冲突中,以色列国内就有彻底消灭哈马斯的强烈呼吁。在遭受国家安全的致命打击后,这一次以色列不会再对哈马斯手软,会继续对哈马斯作战。

但这并非是当下以色列的头号考虑目标。对以色列而言,此刻最棘手的外部威胁来自伊朗。伊朗方面已经一再发出声音,要让以色列为轰炸伊朗驻叙利亚的外交设施付出沉重代价。如果前述伊朗的提议属实,而以色列不能对伊朗的提议作出积极回应,那么伊朗对以色列的报复是很难避免的。

4月7日开始,伊朗外交部长阿卜杜拉希扬接连访问了阿曼和叙利亚。如果说在阿曼期间伊朗外长关注的是外交协调解决争端的话,那么在叙利亚期间他更多的是对以色列强硬立场的表达,表示报复以色列是必然的。近日,伊朗军方也释放信号,显示在做攻击以色列的准备。

显然,面对拥有出色导弹技术和攻击能力的伊朗,以色列绝对不敢掉以轻心。国土辽阔的伊朗可以承受暂时的局部的受袭,但是面积狭小的以色列却不能。更何况,作为伊朗的支持者,黎巴嫩真主党也已经具备足可以攻击以色列的实力。因此,就像以色列国防部长所说的那样,这个国家正面临“多线战争”。

不过,鉴于伊朗所面临的国内外困难,即使对以色列发动报复性攻击,规模也不会大。因此,伊朗只是影响以色列对加沙行动的临时性因素。以色列终归还是会回到加沙战场的,哈马斯厄运难逃。

4月6日在旧金山参加国际研究协会年会时,笔者现场听到一位以色列学者讲,暴力冲突往往会促使以色列采取一些积极行动,比如历经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后与埃及达成和平条约,历经1987年巴勒斯坦大起义后签署奥斯陆协议,历经哈马斯21世纪初的袭击后单方面撤出加沙,等等。2023年10月7日以来的新一轮加沙战事已经足够暴力,它会成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走向和平之路的新催化剂吗?



相关资讯